第37章 儒杀案(十四)通同作弊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1995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本来应该是五芳花魁的才艺表演,结果反倒成了紫云姑娘的诗文会了。

这就很明显了,紫云姑娘是要考察考察今晚到场的各位男嘉宾的学问。答的好了,出双入对,答得不好,没戏。

薛公子在右三的位置,虽然没有韩伯当的位置好,但几乎也可以直面台上的紫云姑娘了。这紫云姑娘一个亮相,薛公子早已三魂不在、七魄缥缈,被迷了个七荤八素。这会儿一听她出了题目,略加思索,这就第一个抢答上了。

“有了,有了,紫云姑娘,你不是,“轻风徐,细雨倾,绿竹伞下伊人,默语对长汀”么,我给你对——紫衣朦,紫裙胧,紫气东来罩定,紫霞仙子卿。”

薛公子读书年头不少,可始终游离在真学问之外,这会儿为了博得美人欢心,一连用了四个紫字,着实憋了个满脸通红,这是吃奶的劲儿都使上了。

紫云姑娘听了,微微蹙眉,心说这薛公子看着人模人样,对起词句来,就有点露怯了,虽然处处想吹捧我,却失了儒雅、意境不及格啊。

台下居中的韩伯当,一看自己梦寐以求的紫云姑娘出题,居然被姓薛的抢答了,心中大急,接口道:“薛公子,不妥不妥,你为了和紫云姑娘的韵,末句用了“紫霞仙子卿”,根本不连贯啊,尤其是这个卿字,画蛇添足,别扭别扭。”

薛公子一听,韩伯当当众出自己的丑,心中大怒,脸色由红变紫,有心发作反驳,又怕当着紫云和众位佳丽的面,失了身份,这就哼了一声,暗气暗憋。

一旁的谭公子,一看韩伯当跟薛公子撕上了,心中高兴,赶紧站起来,遥对台上道:“紫云姑娘,老薛对的确实有点瑕疵,小生不才,给你对一个,对一个——远看台上是紫云,近看紫云在台上,愿做紫云如意郎,同卧红罗账。”

这谭公子,还不如薛公子呢,穿的是公子氅、读的是圣贤书,可一肚子便便,满脑袋浆糊。明明学问不咋地,还要讨好台上的紫云,这词句对出来,不仅不对仗、更是意境全无,颇有点放浪了。

这一下,不仅台上的紫云姑娘不住摇头,台下的嘉宾、楼奴、丫鬟,也都笑了场。这对的是神马玩意儿,还谭公子,真是作践了这公子二字了。

就连不喜文墨的神捕大人,也听出了其中的拙劣,撇着嘴笑了笑。

隐藏在暗中的范小舟,也差点笑出声,怎么感觉这谭公子,对的不是诗词,而是个相声段子呢?怎么说来着?远看城墙锯锯齿,近看城墙齿锯锯,不看城墙不锯齿,越看城墙越锯齿。这真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啊。

金公子呢,本来也是奔着紫云来的,可是一看薛、谭二人都出了洋相,这便没敢开口。

韩伯当呢,笑话了谭公子一阵,猛地一拍大腿,对啊,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。这就从怀中取出一本诗集来,一页一页地翻了起来。

嘿,果然,找到了!

大喜之下,韩伯当挺身站起,书也没放下,颤颤巍巍地照着诗集上的词句,念道:“箫声涕,笛声泣。咫尺天涯书生,萋萋满别情。”

这一下,台上的紫云姑娘不禁大惊,她偶然得到了一首小词,被词中男女有情难成眷属、离别时的内心凄苦深深打动。这才在五芳花魁大会上拿出来,看看能否找到懂此意境的人,能否对的上佳句。万万没想到,这位韩公子,居然对的是一字不差,他对的正是自己得到的那首小词的下阙。整首词是:

——轻风徐,细雨倾。

——绿竹伞下伊人,默语对长汀。

——箫声涕,笛声泣。

——咫尺天涯书生,萋萋满别情。

天下哪有这般巧合的事情,难道说,这首词,本身就是这位韩公子所作?紫云姑娘禁不住妙目流波,不错眼珠儿地盯着韩伯当,一股柔情顿时涌出心底,就仿佛多年的寒冰融化,春水汩汩流出,不能自抑。

韩伯当一看紫云已经被自己打动,不由得喜上眉梢,这就手脚都没地方放了。

“不妥,不妥!”薛公子一看韩伯当中了头彩,心中大怒,起身道:“紫云姑娘,各位芳魁、居婶婶,韩公子对的确实不错,可你看他并非随口对出,而是照纸宣读,且不说这本书是不是他自己写的,就算是他自己写的,这也是作弊吧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紫云姑娘,既然他都有了答案在手,这比试又何谈公平呢?”谭公子也站了起来,大声复议。

金公子虽然没有动作,但也不住点头,显然都认为这结果大为不妥。

这一下,台上的紫云姑娘也疑虑起来,是啊,他怎么手里会有原版诗集呢?如果说这词不是他作的,他怎会有一模一样的诗集?如果说这词是他本人所写,那还需要照着稿子念吗?

不单单是紫云,台上的其他花魁、台下的楼奴、丫鬟、衙役,也全有同感,一时间,议论纷纷。

“韩伯当,你作弊!”

“姓韩的,你作弊!”

薛谭二人一看,舆论气氛已经起来了,这便借题发挥,指着韩伯当的鼻子,大声斥责。

正在台下乱作一团之时,猛听台上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响起:“姓韩的作弊?我看不止吧,确切地说,应该是姓韩的和紫云,通同作弊!”

这一下,整个五芳楼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。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